书网 > 《六朝纪事之我主沉浮》->正文

六朝纪事之我主沉浮 第一卷 归途日夜忆春华 第二章 归途迷雾迭
作者: 莲静竹衣

书网 www.csrlyk.com 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

????山东乐安汉王府内。

????侧妃李秋棠所居的西福殿书房内,李秋棠怀抱琵琶,手指轻抹,曲音缥缈。

????朱高煦靠在圈椅之中半眯着眼睛,一只手在腿上轻轻拍打着节拍与曲调相和。

????忽然,李秋棠手指渐起,曲音骤停。

????“怎么不弹了?”朱高煦抬起眼皮扫了她一眼。

????李秋棠唇边浮笑,直起身子将琵琶放于书案之后,伸手便推开窗子,于是一阵微乎其微的“咕咕”声便传了进来,她双手合拢放平,一只白鸽竟悄然落在她的手上。

????她笑意吟吟,手捧白鸽轻轻抚着它的羽毛,又凑在它耳边低语了几句,好像是在与久别重逢的老友闲话家常。

????而坐在一旁的朱高煦显然有些不耐烦了,伸手在桌子上重重叩了两下。

????“知道了,急什么?”李秋棠不以为然地瞥了他一眼,随即解下缚在鸽子腿上的布条,恭敬异常地递给朱高煦。

????朱高煦打开一看,不由眉头深锁。

????“王爷,情况如何了?”秋棠上前问道。

????朱高煦将手中的布条丢给她。

????秋棠美目一扫,“他已经启程了?”“想不到他居然走水路!应该是归心似箭策马狂奔才是,怎么会突然改走水路呢?”朱高煦背着手在房内慢慢踱步。

????“信使不是说了吗?前些日子他在南京抢险时被砸伤了,说是受了内伤,好像还咳了血。自然是受不了车马的颠簸,所以才改走水路的。”李秋棠手执一柄团扇,为朱高煦轻轻摇曳。

????“走水路?还是有些想不通,难道是已经对本王有了戒心,怕经过咱们山东境内的时候路上不太平,所以才走水路的?”朱高煦眼中寒光四射,从李秋棠手里夺回扇子用力扇着。

????“王爷!”李秋棠神色肃然,“事到如今,不管他走水路还是陆路,我们唯有双管齐下奋力一搏,再不可犹豫摇摆了。”朱高煦目光如鹰直勾勾地盯着她,像是要射入她的心房。

????“这是您最后的机会了!”她秀眉高挑,凤目中寒光逼人。

????朱高煦犹豫再三,“好,咱们就兵分两路。让夜鹰通知隐居在庙岛的那些倭人。就是海上飞过的一只鸟儿也不能给我放过。”“是!”李秋棠又问,“那陆路呢?”“陆路?”朱高煦笑了,“那个宝贝呢?养了这么些日子,该她登台了。”“月奴?”李秋棠似乎一怔,“真的用她吗?王爷不怕她又会是一个权妃吗?”“她?”朱高煦收敛了脸上的笑容,目光中是隐隐的杀气,“她是一只狼,不会因为喜欢上一只羊而改去吃草的。”“哦?”李秋棠仿佛有些不信。

????浩瀚的水面上,波澜微起。

????夜色中一艘官船高挂风帆疾速前行,船舱内丝竹雅韵,一袭白衣的俊秀男子独自小酌。

????门外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????“爷,添点热茶吧!”是朱瞻基身旁的近侍太监小善子。

????“进来!”他语气淡漠,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????小善子推门而入,将手中的茶壶、茶盏轻放在桌上,忍不住拿眼睛偷偷瞄着他。

????心中暗暗称奇,想不到这位许彬许大人一身皇太子正装在身,举止气度还真是与朱瞻基有几分相似。

????孙娘娘这个李代桃僵的法子也不知管用不管用,真盼着殿下陆路能走得顺畅些。

????否则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两边都白忙活了。

????“到哪了?”他眼皮微抬,随意一问。

????“刚出了南直隶的水域。”小善子照实回答。

????他点了点头,心中暗暗算了一下,“两天之后此时,应该路经蓬莱。”“正是,许大人说得对极了!”小善子连连点头。

????他目光一扫,眼中说不清是什么情绪,“你,一直跟在太子殿下身边?”“正是,奴才六岁入宫,一直服侍太子殿下!”小善子转了转眼珠儿心中暗想,这位许大人虽然被太子殿下引为至交好友,与太子最为宠爱的太子嫔孙若微也是相交多年,可平日伴驾与太子殿下在书房中里下棋或是闲聊朝政时,常常是少言寡语、难开尊口,今儿不知怎的他竟会突然关心起自己来了,正在疑惑只听他又问道:“你,可会泅水?”“泅水?”小善子摇了摇头,满心疑惑,所以开口问道:“许大人为何有此一问?”他眉头微拧似在筹谋,片刻之后便对小善子低声吩咐了数语。

????小善子立即面色大变,似信非信连连点头面带惶恐之色迅速退了出去。

????与此同时,走陆路的朱瞻基与锦衣卫佥事颜青、李诚二人策马狂奔,一路之上人马不歇,很快便进入了临西境内。

????“殿下!”李诚与朱瞻基并驾而行,开口说道:“已经跑了整整三日,前面就是临西境内,此处距京城不过五六百里,算算脚程再有两日就到了,咱们就在前边歇歇脚吧。”朱瞻基稍一沉吟,随即点头应允。

????临西是山东与河北接壤之处,东濒卫运河,南邻馆陶,西接内丘县,北衔威县、清河。

????此处已属北直隶的辖区。

????从此处往北,该是一马平川了,可是往往越是如此,越不能大意。

????大道边上有一家简陋至极的小客栈,朱瞻基三人就在此处歇脚,颜青将三匹马在院内拴好,李诚则跟在朱瞻基身后进了东边的一间客房。

????“殿下,娘娘再三叮嘱过,咱们三人要同宿一室、轮流休息,而且只能吃自带的干粮,不能在外面用膳!”李诚关好房门,将身上背的包裹放在桌上,压低声音对朱瞻基说。

????朱瞻基点了点头,心中感慨万分,若微真是心细如发,人虽然没有跟在他身边,可是事事都替他考虑周全了。

????“客官,给您送洗脸水来了!”门外响起一个清亮的声音。

????李诚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佩刀,朱瞻基朝他使了个眼色,他才把门打开。

????推门而入的是一个双十年华的村野女子,虽是布衣荆钗、鬓发微乱却长得姿容清丽,身材纤细。

????她提着一桶热水刚要入内,李诚则立即伸手接了过来,“多谢姑娘,我等自己来就是了。”那女子微微一愣,随即笑了,“那敢情好,只是怕被掌柜的看到定会骂奴家偷懒,又要挨罚了。”李诚眼中闪过一道厉光,盯着她的眼眸细细打量,随即说道:“我兄弟身子不适,已经安置了,怕吵得很,所以就不劳烦姑娘了。”“哦?”她探头往里面一看,只见朱瞻基头冲里歪倚在炕上,仿佛睡着了一般。

????“那客官是否要用些夜宵?我们这里虽然简陋,可是平常的酒菜面食也说得过去。客官如果需要,奴家马上让厨子去做。”“不用了,我们只是住上一晚,明日一早还要赶路,就不劳姑娘费心了。”李诚似乎有些不耐烦,他挡在门口,一只手已经要去关门。

????那女子笑了笑,“那好吧,小女名唤月奴,客官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再吩咐,奴家先下去了。”“有劳了!”李诚看她走远了立即掩好房门。

????月奴缓缓走出院子,来到前面一间小屋推门而入。

????小屋内烛火幽暗,有四人围坐桌边正在用餐,其中一位四旬左右的中年男子见她进来,抬眼把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,“去看过了?”“嗯!”月奴轻声应着。

????“是他吗?”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目光如鹰一般逼视着她。

????“不是。”月奴摇了摇头。

????“又不是?”他似乎有些不信,两道浓眉紧拧在一起,面色微微有些吓人。

????“大哥何须担心,早说了他们不可能这么快。咱们兄弟还是先乐呵乐呵吧。”另外一个稍显年轻的黑脸壮汉伸手拉过月奴,将她紧紧箍在怀里,一双大手在她身上摸来揉去,满是酒气的嘴凑在她耳边调戏着,又想去亲她的嘴。

????“哎哟!”随即响起一声惊呼,那黑脸壮汉立即松开手,伸手在自己脸上一抹,一道长长的血印子。

????“你这个死丫头,不想活了,居然还带着家伙?”月奴站直身子,静静站在一旁瞪着他们,“你若是守规矩,我就是带着夺命追魂刀也不会砍在你身上!”“你想找死?”那黑脸壮汉恼羞成怒,挥起大手照着月奴的脸就抡了过去。

????“住手!”中年男子出言相喝,“大事当前,你犯什么浑?”此语甚是管用,黑脸壮汉虽然心有不甘,也只好悻悻罢手。

????“月奴。刚刚那个人真的不是?”中年男子站起身向前走了两步与月奴咫尺相隔,目光如剑紧盯着她。

????“我说了不是,你们如果不信,我也没办法。”月奴玉面紧绷,苍白如纸竟无半点儿血色。

????“好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中年男子挥了挥手,月奴转身出了房门。

????中年男子负手而立,细细思忖片刻之后,指着其中一人说道:“去,去看看。”“是!”不多时来人回报,“他们已经睡下了。”“睡下了?”中年男子端起酒杯深饮了一口,“没要吃的东西?也没有沐浴更衣?”“没有。大哥,这三个人行为举止甚是奇怪。看样子风尘满面该是赶了很远的路,可是到了客栈既不要酒菜也不打水洗澡,只是吃了点儿干粮就熄了灯睡觉。而且更有意思的是,他们似乎对马比对人好。当中的一个壮汉亲自给马喂料,喂的是上等的好料,而且放着屋里舒服的床不躺,却独自在外面守着马睡。”“哦?”中年男子细细品着这话里的意思,面上微微浮起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笑容。

????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瓷瓶,“把这个交给月奴。”“这个?大哥!难道说他们几个就是咱们要等的人?可是……他们如此谨慎,连店里的饭菜都不吃又该怎么下手?”“哼……不吃饭,难道也不喝水吗?明日一早他们肯定要从店里取水,你只要把此物交给月奴,让她去办就好了。”中年男子脸上蕴涵着阴冷的笑,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势在必得。

????“是!”“等等,你在边上盯着她。如果她再不老实,就干脆杀了她。”中年男子眼中闪出一道凶悍之光,神色更趋暴戾,让人莫敢不从。

????“是!”五更时分,天刚刚见亮,朱瞻基与李诚等人就起身了。

????收拾妥当正准备出门,迎面就看到月奴端着热腾腾的粥饭上前。

????“几位客官起得真早,还没用过早饭吧?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将一盆热粥、两碟小菜、一壶热茶放在桌上。

????“这位姑娘,我们自己带有干粮,所以没有要早饭!”李诚颇有些意外。

????“月奴知道。几位客官想是身上不方便,所以才如此精打细算。只是出门在外原本就很辛苦,若是三餐不周,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。看你们吃自带的干粮定是渴得很,所以特意盛了些粥来,放心好了,不会跟你们多要一钱儿银子的。”她面上含笑、声音清脆,一席话说出来好似冬去春至,雪融冰释。

????李诚就是再戒备,此时也不好推托。

????朱瞻基抬眼望去,只见她朴实无华的衣着,单薄纤细的身材,一张瓜子脸上素面朝天,只是那双大眼睛无端地十分引人注目,灵气中带着三分侠义,着实让人有些亲近。

????于是便微微一笑,双手一揖:“多谢姑娘,如此倒让我们有些过意不去。”四目相对,她的唇边勾起一丝淡淡的略带迷离的笑容,说不清为什么竟然有些苦涩和幽怨。

????朱瞻基心中暗自抽搐了一下,只觉得她看上去有些眼熟。

????正巧颜青从外面走进来,“爷,马已喂好,可以启程了。”朱瞻基这才缓过神来,“好,咱们也略用些粥饭,随后就走。”月奴的双目始终没有离开朱瞻基的眼睛,她目光微闪,看了看朱瞻基,又看了看那盆粥,随即走上前去,手执茶壶拿起桌上的茶碗,缓缓倒上一杯热茶,双手递给朱瞻基。

????朱瞻基刚要来接,然而她失手一抖,几滴茶水便溅在朱瞻基的身上。

????“哎哟,客官莫怪!”她立即从袖中掏出帕子帮朱瞻基擦拭着袍袖。

????朱瞻基面上颇为尴尬,伸手去挡,偏巧两人的手就碰到了一起。

????李诚立即轻咳一声,上前说道:“多谢姑娘。这等事情我们自己来就是了。”“是,月奴越礼了。”月奴面上微红,转身走出房间,又把门轻轻带上。

????朱瞻基却面色微变,眼神儿阴晴不定,目光掠过李诚又看了看颜青。

????当天边第一缕阳光升起的时候,整个客栈仍寂静一片。

????四个身影推开朱瞻基与李诚等人留宿的房间,只见他们三人都倒在地上仿佛睡着了一般。

????“去,过去看看!”那个领头的中年男子吩咐着。

????于是手下的随从悄悄上前,以手轻拭鼻息。

????就在此时,原本在地上睡得死死的三人却突然腾空跃起,一时间刀光剑影,厮杀在一起。

????这边是刀剑交击银光闪闪将人逼入墙角,那边是掌风如浪翻翻滚滚密不透风扼人咽喉。

????朱瞻基静立一旁,脸上毫无表情,只静静地盯着室内纠缠在一起拼死打斗的场面。

????“扑哧”一声,又一个人倒在李诚剑下,鲜血溅在墙上漾开一朵惑人的花朵。

????而颜青的铁臂钳着一个黑脸汉子的头狠狠撞在桌角,随即一声惨叫,一股血腥扑面而来。

????不多时,另外两人也被拿下,如同困兽一般做着垂死挣扎。

????“留个活口。”朱瞻基刚一开口,两名被擒之人已经自绝于面前。

????李诚伸手捏开一个人的嘴,面色微微有异,“殿下,是见血封侯的毒药,平时包在金牙之内,关键时用力咬碎,立即身亡。”朱瞻基眼中神情冷得怕人,仿佛还带着血色,他紧盯着室内四具尸体,眉头紧锁低问道:“是天策卫?”“是。”李诚点了点头。

????“走,马上离开此地。”朱瞻基抬腿向外走去。

????李诚与颜青紧随其后,出了院门就看到马前俏生生立着一个姑娘。

????“你?”李诚上前以剑相指,“你们是一伙的?”月奴仿佛充耳不闻,只是一双灵动的美目紧紧盯着朱瞻基,双膝一软跪在她的面前。

????“殿下是让月奴活,还是让月奴死?”朱瞻基稍一迟疑便伸手将月奴扶上马背,随即也翻身跃上。

????“殿下!”李诚与颜青即使是久经沙场见此情形也不免大感意外,刚要开口劝阻,只见朱瞻基已然策马扬鞭飞驰而去,也只好立即上马紧紧追赶。

????一路之上,马蹄声声,飞尘四起。

????行至一处岔路,三人勒马驻足。

????“殿下,前边大路就进入北直隶境内了。”李诚开口说道。

????“小道向西绕行,虽然近些,只是前面深入密林又有溪水相绕,路不好走。而且此处最易有伏兵。”颜青接语。

????朱瞻基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,“月奴,你说咱们该走哪条路?”月奴先是一笑,随即说道:“他早有安排,如果临西客栈有意外,就会在前面大道上的十里亭秋渡坡处设伏。小路该是没有安排,他说小路难走,殿下自然不会以身涉险的。”朱瞻基稍一犹豫,手挥马鞭朝着大路方向飞奔而去。

????颜青与李诚不禁对视一望,两人心中都满是疑惑。

????殿下如今行事越发难揣,既然在客栈中这个月奴已为他们冒险示警,帮他们避过一劫。

????殿下也信了她又将她带在身边,却又为何在此时不听她所劝而仍然要走大路呢?很快,他们便不得不对朱瞻基敬佩万分了。

????走大路不过百里,就看到前方远远的候着一队人马,还有黄龙华盖仪仗相迎。

????为首的正是二皇子朱瞻墉。

????“皇兄!”朱瞻墉一身孝服迎上前来,与朱瞻基紧紧相拥,“父皇,父皇龙驭归天了……母后命臣弟在此恭候皇兄!”朱瞻基拍了拍朱瞻墉的背,目光向他身后一扫。

????所有人立即伏身跪拜,“参见太子殿下!”朱瞻基回首向南望去,阳光下他俊美的面容中透着凌云之势,气宇轩昂、耀目摄人。

????只是此时目光中满是期待,更闪过一丝柔情。

????南京城皇宫中静雅轩内,若微坐在琴桌前轻轻擦拭着七弦古琴,眸中若水思绪悠悠,不远处书案前是撅着小嘴独自临帖的女儿常德郡主馨儿。

????侍女湘汀从外面步入室内,将一碟樱桃放在书案上,轻抚了一下小郡主的发梢,满面和煦地说道:“郡主习字累了吧?吃点儿樱桃,出去玩一会儿吧!”小郡主拿眼瞄了瞄孙若微,撇了撇嘴,手里依旧紧攥着毛笔,只是身子开始不安分地在椅子上转来转去,还小声哼唧着。

????若微见了不由笑道:“去吧,别跟这儿晃我了。”“谢谢娘!”小郡主立即喜笑颜开端着樱桃跑了出去。

????若微抬眼扫着湘汀,“说吧,可是北边有消息了?”湘汀脸上的笑容立时隐去,“娘娘真是神机妙算。刚刚得来的消息,说是官船行至蓬莱,突然失了火,烧得干干净净,无一人生还。”“什么?”若微面色突变,手上一抖,偏偏被琴弦划伤,玉指立即涌出点点血色。

????“娘娘!”湘汀赶忙上前用帕子包住她的手指,“要不要传太医?”而若微却恍然不闻,她轻轻推开湘汀站起身向外走去,声音缥缈轻冷,“别跟着我,让我一个人静一静。”“娘娘!”湘汀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哭音,她竭力克制着自己,依旧还是没能忍住。

????若微一个人走在午后寂静的御花园里,心情说不清是喜是忧。

????官船烧了,证明隐于暗处意图对瞻基不利的那伙人真的被她放出的烟雾所扰。

????这样就会给瞻基赢得些时间,为他能够平安返回京城添了几分胜算。

????可是……在那官船上面假扮太子的人不是别人,而是许彬呀!那样风度卓绝不染凡尘的青年才俊,他,竟这样葬身火海了吗?还有小善子,还有那些侍卫,都死了吗?智慧,谋略,不仅仅可以御敌,原来还要以牺牲为前提。

????若微眼圈微红,对着微波荡漾的九龙池终于泪落无痕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

 分类专题小说
  •   ● 影视文学作品
  •   ● 盗墓小说大全
  •   ● 鬼故事大全
  •   ● 经典官场小说
  •   ● 职场专题小说
  •   ●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
  •   ●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
  •   ● 商战小说合集
  •   ● 吸血鬼经典小说
  •   ● 传记纪实作品
  •   ● 侦探推理小说
  •   ● 仙侠修真小说
  •   ● 历史·军事小说
  •   ● 韩流文学-韩国青春文学
  •  系列作品小说
  •   ● 龙族系列小说AG环亚|优惠阅读(合集)
  •   ● 十宗罪全集AG环亚|优惠阅读
  •   ● 泡沫之夏小说AG环亚|优惠阅读合集
  •   ● 后宫如懿传小说AG环亚|优惠阅读
  •   ● 后宫甄嬛传小说AG环亚|优惠阅读(合集)
  •   ● 陆小凤与花满楼(陆小凤传奇系列)
  •   ● 小时代全集AG环亚|优惠阅读
  •   ● 007詹姆斯·邦德系列
  •   ●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说
  •   ●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
  •  热门作家作品集
  •   ● 匪我思存作品集
  •   ● 桐华作品集
  •   ● 天下霸唱(张牧野)作品集
  •   ● 莫言作品集
  •   ● 辛夷坞作品集
  •   ● 严歌苓作品集
  •   ● 郭敬明作品集
  •   ● 九夜茴作品集
  •   ● 书网
  •   ● 唐七公子作品集
  • 谜语 | 彩票 | 极速快三 | 500万彩票 | bet | 电子书 | 好茶 | 极速快三 | 体育开户 | bet | 澳门旅游 | 物资公司 | 阳光AG环亚|优惠 | bet | 极速牛牛 | 阳光AG环亚|优惠 | 500万彩票 | 阳光AG环亚|优惠 | 阳光AG环亚|优惠 | 诚信AG环亚|优惠 | 诚信AG环亚|优惠 | 诚信AG环亚|优惠 | 娱乐 | 优德 | 捕鱼游戏 | 威廉希尔 | 生物科技 | 能源集团 | 电器 | 收听宝 | 登发电器 | 高分作文 |